当前位置:首页 人生哲理 

4棵西伯利亚大红松

日期:2020-06-28   来源:励志人物       内容举报

  小时候,刘良松在森林边长大。“我们那时候出去玩之前要先劈柴,一群孩子先去一家帮忙,劈完了再一起去下一家,等所有人的柴火都劈完了就上山。”

  

  在2019年5月之前,刘良松屋外的地毯下会藏一枚备用钥匙。父亲身体不好,他常年在山上,遇到下不来的时候,刘良松会打电话给朋友。不管是什么时间,只要他打了电话,朋友都能把父亲安置到医院。如果情况严重,要去城里的医院,朋友会帮他把要住的酒店提前订下来。他和他现在的五六个朋友都是城市的远离者。

  4棵西伯利亚大红松

  城镇在萎缩,很多年轻人都选择出去打工。新天林场的小学已经停办,居民楼还在,但是没有几家人了,留下的人也在发愁究竟是留在松岭,还是去哈尔滨买房。刘良松也去哈尔滨找过出去闯荡的同学,在圣索菲亚教堂,他按朋友说的拍了一张留念照,走到门口了也没有走进去。

  

  这样的沉闷和在森林里的他完全不一样。他常常去的庆喜湖边有一艘不知道主人是谁的小船,刘良松从不知道主人是谁的仓库里搬出来两个电瓶,插上电源就敢在湖里开着玩。只要一贴近林区,他就有一种近乎小孩子的好奇和勇敢。“松花江那儿的水不好看,我们这儿的河多清,云多白啊。”刘良松站在多布库尔河的上游自言自语。

  

  远处的云被太阳镶上了金边,瘦一些的云几乎要被完全照亮,一切都没有目的和意义地流动着。最近,刘良松越来越喜欢山上了,他发现只有在森林里,才能听到每一阵风拂过树叶尖儿的轻声,感觉像是在说话似的。

  

  17岁刚上塔的时候,他在瞭望塔的边缘种了4棵西伯利亚大红松,近来有一棵裂皮了,于是他反复叮嘱同事不要把含洗洁精的水倒在附近的土里。25年前给他树苗的人说:“它能采塔,长出来比一般落叶松大一倍。”他守着那几棵树,想等到采塔的那一天。

 

相关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