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养猪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日期:2018-01-09   来源:粘满霜雪的柳树       内容举报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青春是四射的,是往前走的,而中老年是往回收的。慢慢收,收到最初的起点。所有经历过的颜色,把最灿烂的收了,慢慢浓缩成一把苍绿,自己翻晒时,也无风雨也无睛——老了,什么都可以忘。我读过一首关于老而相思的诗——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任何事物都抵挡不了时光的洪水。日常成为最有力的武器,可抵半生尘梦一席相思。日影。月光。老茶。夜雨。一寸寸的时光缠绕,在煮饭泡茶听戏间流走。临一张旧帖,把一个人的时光过得风生水起。静默是不语,静默也是波涛汹涌中,突然会想念一些好时光。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与自己的爱情,不到一定年龄不可有,没有一定见识的宽度和阔度不可有,没有性灵不可有,没有前世今生的遇见不可有。有了,就一个人好好地爱,这每个刹那的激情都是别人的一辈子。

这分分钟的爱情,从发丝、指尖直接传到灵魂的壳中。来,来,你来找啊,那个提灯人,便是一生之知己。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一个人的深夜,檀香袅袅。泡一杯老普洱,坐在窗边沙发上,看着满天星光,再无有年少的感时花溅泪,也无青春的恨别鸟惊心。与一杯老茶相遇,各自懂得世道人心,手边的纽扣菊淡淡地开着,几乎没有香气。就着星光,饮了热茶,让老气荡气回肠。

这样的夜晚,过了一个,又过了一个。人生无非是这样,活着活着,就老了。不自知之间,已成一款老茶了。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人到中年,谁读到这样的诗不感慨?你的少年已随时光飘走,你的少年已经成为别人的少年,你的发鬓已霜。你想念老朋友,每饮必醉,还念念不忘,念念不忘。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我们的一生,也许都是在惊自己的梦。忽然就遇到了,就心动了,就满心满眼全是他了,没有比爱情更惊梦的事了,我们所等的,所盼的那个人,其实是寻了又寻找了又找的人,是那个前世就埋下伏笔,等待来生用各种记号一一去验证的人吧。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谁没有自己相思又相思的春闺梦里人?人,可能一生不能遭遇生生死死的爱情,可是,不会有人不向往爱情,而那让人心碎的境界便是这两句诗了: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收割过疼痛的人,一定珍惜平淡之美。低头想你的瞬间,有比泪水更珍贵的落了下来——有些说不出的相思是更相思,是盛夏的疯草和急风骤雨,它们潜伏在心里面最里面的黑暗中,一声不吭,但已经成疾。而生活是唯一的解药——不动深色的相思,一往情深地生活。如果有来生,可惜没来生。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老茶不是爱人,更非情人,而是知己——懂得比爱更珍贵。不到一定年龄哪知懂得的可贵?那又黑又硬一坨老茶,怎敌那一杯翠绿得要溢出水的龙井?但喝了老茶之后,懂了老茶之后,一刹那被一种物质袭击了,那是绝唱《广陵散》,那是西汉的古陶,那是王羲之的《兰亭序》,没有咋咋呼呼,只有慈悲,只有懂得,只有不慌不忙之间,山河动摇。

孤瘦雪霜枝,老来还相思

 

相关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