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养猪 

蜜蜂花间舞 果蔬芳香飘

日期:2019-04-15   来源:山西新闻网       内容举报

蜜蜂花间舞 果蔬芳香飘

梨花属于虫媒花,梨园放蜂有利于梨树授粉,且能提高梨的坐果率和果品品质。3月29日,省农科院和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在运城举行全国梨树蜜蜂授粉技术现场观摩会,以推动蜜蜂授粉技术在我省乃至全国的应用推广。

阅读提示

蜜蜂在生态链中占有重要地位,是修复生态系统必不可少的一环。农作物利用蜜蜂授粉,既可以增加产量,也可以改善果实和种子品质,是农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有效途径之一,对我省乃至全国农业可持续稳定发展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成本节节升 果农很受伤

每年3月到6月,我省运城市的500万亩花海绽放,俯瞰大地犹如彩色海洋,桃花、杏花、苹果花、梨花、山楂花次第开放,一片片多彩的花海,在游人眼中是美丽的景色,在农户眼中是诱人的果实。

运城市盐湖区龙居镇王南村的梨农许石勇,种了100亩梨树,前几年挣了不少钱,家里的生活有很大改善。可这几年,一到梨树开花的节令,许石勇就很紧张,为梨树人工授粉找不到人而发愁,为一时凑不齐数额不菲的工钱而上火。在运城,不止许石勇一个人有这样的境遇,有无数个果农像许石勇一样被人工授粉的事情困扰着。

为什么会出现人工授粉呢?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省农科院研究员郭媛对记者说:“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近年来我省各类果树种植面积增长较快,造成授粉昆虫‘供不应求’,一个是各种作物大量使用农药,导致授粉昆虫数量减少,本该昆虫干的活,不得不被人工替代。”

简单地说人工授粉就是用人工方法把花粉传送到植物花朵的柱头上。单说采花制粉这一块,每年花开前一个月,许石勇就要跑遍全国各地到处买花制粉,一亩地下来需要四五百元的花粉钱。

许石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人工授粉每年一亩地平均要用3个人工,一个人工现在一天100元,需要300元,还要管吃、管住、管接送等开 销,加上前期花粉的投入,一亩地梨树人工授粉成本都在1000元左右,像我这个100亩地的园子,最多时有80个人在忙,费用太大受不了。”

近年来,我省各地根据地理气候条件大力发展各种经济作物,许多果园都是集中连片种植,张家忙授粉的时候,也是李家忙授粉的时候,只能去外地雇人。许石勇说,他们都是提前预约授粉劳务人员,就是这样也不一定能保证人能来,因为有人会开更高的价格把人挖走,所以人工的成本一年高过一年。

“手下”去打工 蜂农乐开花

提起我省的蜜蜂授粉,和一个叫邵有全的老人分不开,他原是省农科院园艺所的研究员,是我国蜜蜂授粉领域响当当的人物,其长年在运城、临汾、晋中等地从事蜜蜂授粉示范推广工作,就是退休后也一直活跃在果林花海中。

临猗县是邵有全的第一个蜜蜂授粉示范推广点。当年的试验表明蜜蜂授粉可以提高15%的产量,且苹果商品率高,果型好。示范成功后,蜜蜂授粉很快在临猗县推广。现在一到苹果的花季,当地和外地5万箱的蜜蜂在各个果园欢快的飞舞,为全县40多万亩果树授粉。

张龙、刘文杰、王秋、马蜂就是这些蜜蜂授粉队伍中的人员,一年四季,4位蜂农拉着蜂箱奔波在赶花季的路上,蜜蜂就像成千上万的“手下”不知疲倦地飞舞在花丛中,为其打工采回甜丝丝的蜂蜜。

“以前蜂蜜是我们唯一的收入,我们4个人结伴同行,云南、四川、湖北、青海等省市到处跑,为的就是找蜜源、赶花期,让蜜蜂多采点蜜,最近五六年,我们开始给运城地区的各种果树蜜蜂授粉,多了一项新收入,外出的次数也少了。”性格开朗的张龙开心地对记者说,“以前出门我们得出占地费,现在,一进村就被果农团团围住,抢着掏钱让我们去果园里放蜂。”

蜂农张龙的地位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呢?运城市盐湖区龙居镇东辛庄村村委会副主任解云解释道:蜜蜂进果园,果农是最大的受益者,每亩授粉成本降到了100元,而且畸形果少了,糖度高了。

东辛庄人对蜜蜂授粉的认可,有50年养蜂阅历的蜂农张龙感触最深:“我是3月27日晚上来到东辛庄村的,我刚要讲解蜂箱摆放要领和注意事项,村民们就说,张师傅你放心,我们都知道。你就说你们在衣食住行上有什么困难吧,我们来解决。”

张龙感觉到果农的观念变了,从不相信到深信不疑,再到依赖蜜蜂授粉是科技示范推广起了大作用,老百姓有了真金白银的收入,也让他这个养蜂人有了前所未有的职业尊严。张龙大方地对记者说:“现在每箱蜜蜂能收入600元,其中有400元是靠给农作物授粉获得的。”

蜜蜂当空舞 “空中农业”好前景

太谷益民蜂业合作社李建军的蜂场,是一个典型的以授粉为主的蜂场,蜂蜜只是其副产品。他的蜜蜂不但为果树授粉,还为大棚内的草莓、樱桃、西红柿等作物授粉。他繁育的蜂群有的直接出售,有的出租授粉,全年收入12万多元。

太谷县冀村村民张吉清长年种植大棚草莓,他告诉记者,采用人工授粉有很多畸形果,采用蜜蜂授粉,不但没有畸形果,而且坐果率达100%,口感也好,一亩草莓的年收入能有6万多元,这些都得感谢从李建军那里租来的嗡嗡作响的小蜜蜂。

“有试验结果表明,利用蜜蜂为瓜果授粉,年收入是单纯养蜂收入的五六倍以上,而且蜜蜂为多数作物授粉增产显著,以果树、草莓为例,每亩增收都在5000元以上,且所产果实品质优良。”省农科院园艺所所长李捷介绍,在现代农业生产体系中,蜜蜂授粉被喻为“空中农业”,农业农村部从2014年就开始试验推广蜜蜂授粉技术,我省是示范区之一,主要开展苹果、梨、大豆等植物蜜蜂授粉技术的示范推广。

我省境内山川交错、地型地貌复杂,植物种类繁多,蜜源植物资源丰富,素有“华北蜜库”之称,特别是近年来我省各地大力特色经济作物及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的推进,蜜源植物更加丰富多样。目前全省主要蜜源植物有27种,143万公顷,面积较大的品种有黄刺玫、苹果、连翘、柠条、荆条、刺槐、枣树等,我省发展养蜂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如何把赏心悦目的绿水青山变为乡村振兴的金山银山,进而实现农产品品质的提升呢?在今年的全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李捷联合杜俊杰、付宝春、刘文忠、杨治平等人提交了《启动山西“蜜蜂工程”发展生态特色产业》的提案,呼吁政府政策支持蜜蜂授粉产业化。李捷坦言:“我省目前蜜蜂饲养量有30多万箱,绝大多数以生产蜂产品为主,像李建军那样专业从事授粉的蜂农很少,蜜蜂授粉产业机遇和风险并存。”

“千家万户都需要,一家一户做不到,蜜蜂授粉需要政府组织,这几年,新疆果品之所以能以高品质,迅速占领市场,和当地政府大力推广蜜蜂授粉密不可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李捷一语道出了我省蜜蜂授粉产业大发展的实现路径。

本报记者 李全宏文/图

 

相关
阅读